林敏驄寫詞五年已達標 感激阿麟成全

Orange Days:

林敏驄寫詞五年已達標 感激阿麟成全   近年淡出詞壇的林敏驄,只偶而亮相搞搞笑,他原是 80 年代重要詞人之一,譚詠麟大部分名曲如《愛在深秋》皆出自他手筆,合作無間歌手還有張國榮、陳百強等,替巨星留下不少光輝印記。最近林敏驄把過去名曲結集成 CD《都是愛情惹的歌》,冷面笑匠重溫舊作,也試過一時感觸泣不成聲。   林敏驄在唱片文案中,一開首就表示「很久沒探訪文字,不知這老朋友過的怎樣」,借用《霧之戀》的歌詞「怎去開始解釋這段情」,問他怎樣開始寫歌詞,一切源於貪玩。「年輕時已經愛改別人的歌詞,後來認識了泰迪羅賓,他愛才,給了我機會寫第一首歌《這是愛》,就這樣踏進了詞壇。」   讓他成名的,則是連串譚詠麟的金曲,第一個火花是《忘不了你》。「這是我至今花最長時間寫詞的歌,原曲是五輪真弓的《戀人》,當時好 hit,很想寫好它,最後一句歌詞卻怎樣也寫不出,結果有日坐小輪,突然想跳落海就此死掉,於是就寫了『只要我一息尚存,也忘不了你』。」寫完這歌,他自覺已無憾,想不到後來《愛的根源》、《愛在深秋》屢創高峰,本來是借譚詠麟的歌,訴說自己的愛情故事,卻創造了樂壇的輝煌成績。   「沒有譚詠麟,我的歌真的不算甚麼。」要輯錄個人作品集,林敏驄特別要求,其中一張 CD 要全是阿麟的歌,作為對他的致意。 只欣賞林振強   他寫詞從來只有一稿,自誇從沒人要求改詞,也很少入錄音室跟場。「那年代的歌手,詞人寫甚麼就唱甚麼,不像今日的歌星有較多想法,沒有好與壞,只是時代的要求不同。」他坦承有時會交「行貨」,卻往往無心插柳柳成蔭。「我寫詞快,寫得多更如食生菜,但不會虛情假意,好像幫杜麗莎寫《若你要離開我》,寫的時候是頗馬虎,但卻感動了她,每次聽她唱現場,我都有無比震撼力。所以寫歌一定要先感動自己,才可以感動其他人。」   林敏驄自認個性隨意,寫詞既不懷任何目的,也沒抱甚麼野心,但寫着寫着,卻像找到目標。「我填詞生涯實則只有五年,卻好像寫了別人一生的作品。頭幾年要寫最成功的流行曲,達標以後又想要創新,要寫從前鄭國江、黃霑不會做的東西,自己的任務,就像是要留下一些作品給後來者參考。」張國榮的《無心睡眠》是他企圖挑戰文字的極限,關淑怡的《梵音》自覺最早把禪理套入流行曲,他坦言:「之後 20 年,仍沒有人超越到我的範疇。」   當年詞人中,他只欣賞林振強。「當年我們合稱『雙林』,一張唱片各填四首,寫得好的才會 plug,就像互相較量。林振強思路清晰,每一首歌像有公式,又往往出人意表。我跟他不算熟,只是神交,但有次幫鍾鎮濤作了首《仍是那樣》,我特地找林振強寫詞,當作是一次交流合作。」 盼與後輩交流   去年林敏驄推出個人專輯,順理成章兼顧曲詞創作,卻自覺幹勁不如往昔。「技巧上當然沒有生疏,但心態有別,因以前想做的已做了,再找不到目標和動力,只能當玩。在錄音室更是邊錄邊唱,從沒用筆抄下歌詞,到印碟時才發現沒有原稿在手。」跟後輩合作反而擦出新意。「與農夫一齊拍無綫的《大龍鳳茶樓》,插曲找他們寫 rap,兩隻死嘢,錄音那日才寫詞,他們又不用夾,一人一句就寫了出來,看着他們,想起昔日的自己。」   他打算跟更多後輩新人合作,重拾對創作的火花。昔日金曲,他會留待夜半無人時才重溫。「半夜三更用耳筒聽,最是攞命。因當中記錄了自己的感情回憶,也曾經用真心去寫,好像你去了月球幾十年,突然返回地球屋企張被竇,真係會打哂冷震!」搞笑能手,背後都有深情時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