競爭下要做π型人

Orange Days:

競爭下要做π型人   小弟不才,當過一年中學的教學助理。其中一項工作,是教導學生作文。要在三個月內把學生的會考作文由E拉上C,不是容易的事。   我設計了一些簡單的寫作課程,要求他們做好兩件事:一是看清楚題目。題目〈記一次旅行的經過和感受〉,就只寫「一次」,記述經過和感受,缺一不可。〈記一個令人難忘的校工〉,別看錯是「社工」(此乃真人真事)。第二,是要學好寫比喻。   結果,學生很用心去想,什麼比喻可以令人發出會心微笑。你看看?企管大師大前研一寫的《M型社會》,把國民的人均收入的貧富懸殊問題,以一個具體易明的 M字去陳述,效果深入民心,更掀起M型人脈、M型厚黑學……。「貧富懸殊」、「社會流動窒礙」這些大眾陌生的社會學名詞,變成了一個M字,大眾明白嗎?不要緊,只要說出來好聽就好了。名字本身有沒有意義,在乎讀者有沒有時間和耐性去理解名字背後的含義。最近,大前研一老師提出的是,現代社會的三十世代中,是X、Y、Z以外,要把自己變成π。   大前研一老師的最新比喻,是π。這個本來只代表圓周率,只會被理解成3.14的希臘字母,他說,在這個M型社會下,三十世代的年輕人看不到前景和遠景,在不信和不安的年代,只可以做「π型人」。   「π」這個字,像有兩足,再由一支棒連接。大前老師說,現世代的年輕人,須知道自己不可以只有一種專業,如大學的學位,只是一門專科,像π的左腳。   但是,在全球化(globalization)和在地化(glocalization)發展十年後,面對所謂「全球化競爭」,人更需要另一雙唇,叫specialization。   這雙唇,不是什麼新唇。你可以看看《神探伽俐略》的作者東野圭吾,他是系統工程師出身,但以系統工程師的知識去寫偵探小說。《失樂園》的作者渡邊淳一,他是醫生,但他寫了很多帶有官能情慾刺激的小說。有作家和系統工程師╱醫生這兩門專業的知識作後盾,再有一個渠道、方法把這兩門專業串連起來(像π頂端的一條直線,把π的兩個能力串在一起),再變成經濟、人脈和生活的必要資本(即是賺錢、結識人和一些令自己會覺得快樂的事啦)。這樣,才是在這個不安的世代中,生存的方法。   大前先生的這個π,也許解釋了很多我們這一代的不安或疑團。有說,大前研一的書,中文版在國內很受歡迎。或許,以後中文老師可以在課堂中說,學好比喻,除了會令你的中文考獲A,會令人明白很多艱澀的社會學概念,還會令你發達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